我是怎样治愈自身耳鸣的

新闻资讯

本文是记录整个治疗过程的文章,有点长,为方便阅读,先将个人经验列出,后面再详述。
1.西医的神经性耳鸣,即不是物理堵塞造成的耳鸣,特点是尖锐和持续性,与中医的阴虚耳鸣比较接近,滋阴补肾、精心养神有助于自愈。
2.颈椎病造成生理曲度变直,骨头压迫血管可能造成耳鸣,特点是低沉如潮水般,需要矫正颈椎慢慢恢复。
3.手少阳三焦经跟耳鸣很很大关联,在手腕部用腕踝针手法下针,或者在中渚穴艾灸,或者两个位置用电疗仪模拟针刺,都能缓解甚至治疗耳鸣。
4.最关键的一点,耳鸣原因复杂多样,靠一种方法是不够的,需要耐心寻找自己生活习惯中不好的地方,一一纠正并坚持,才能在一定的时间后取得疗效。
以上纯属个人经验,本人并非医学专业人士,只是学中医自救,取得了疗效,与大家交流分享,不建议照搬照学,特别是使用针灸更需谨慎。
———-以下是正文———-
一、耳鸣君到来
大约是五年前,我半夜里忽然被吵醒,听到房间里一阵嗡嗡声,似乎是空调外机的声音。虽然正是冬天,但我们这里温暖的气候一般不需要开空调取暖。到阳台一看,隔壁空调外机没有打开,下到地下室,地下水泵房的轰鸣声和这个嗡嗡声节奏似乎很不一样。带着狐疑入睡,之后这个嗡嗡声时有时无,也就没放在心上。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耳鸣,那时我也还算年轻,并不太在意自己的健康状况,加班熬夜,吃夜宵、玩PSP,并没有多少节制,直到2017年那场感冒。
感冒走了,带来了咳嗽变异哮喘,咳嗽又带来了失眠,一次半夜起来咳嗽,吐出了血痰,恐惧感弥漫间,耳朵里充斥了嗡嗡声,这种比原来放大了数倍,如同海浪或者火车轰鸣的一阵阵的声音让我意识到这是耳鸣。各种疾病缠身的 我感觉悲从中来,欲哭无泪、倾诉无门,只能一个人坐在客厅偷偷抹眼泪。妻子发现了我的问题,安慰我,并鼓励我积极治疗。
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在幸运女神的眷顾下,本人成功找中医治愈了咳嗽变异哮喘,并学会了在复发时自治。(笔者另外有篇文章讲这个)失眠也在试过多种方剂后,依靠黄连阿胶鸡子黄汤和打坐治愈。唯独耳鸣顽固地遗留了下来,每天晚上10点半准时登场,早上6点半以后消失。
虽然这点对生活影响不是很大,毕竟睡眠没有问题,只是半夜起来小便会感觉轰鸣声特别严重。但是对于经常要夜间写材料的文秘工作者来说,在耳鸣声中工作简直是折磨。特别是这种耳鸣声,本人越是烦躁,声音就越大,让人无法静下心来。所以,那段时间,我脾气特别的差,谁和我谈加班我就和谁急,这大概也是我领导后来把自己调走的原因之一吧。
二、耳鸣君请走开
帮我治好咳嗽的中医尝试给我开过一些平肝息风和沉降静心的药物,但是效果并不明显,耳鸣依旧。本市最好的医院最好的耳鼻喉科主任则在给我做了听力测试后得出我耳朵完全正常的结论,我问他那耳鸣可能是什么情况,他丢给我一句“去骨科看看颈椎”就打发我走了。
西医的骨科医生观察了我的脖子后,说颈椎大体还好,需要核磁共振,然而工作繁忙的我无法等待提前一个月才能预约到的核磁共振,就去找中医院骨科主任医师。中医主任则摸了摸我的后颈,说考虑颈椎压迫血管造成的耳鸣,并安排了针灸治疗。
针灸的时候,我感觉无数冰冷的气呈细线状从肩膀向左手如暴雨连珠般涌去,说不出的舒爽,针完感觉脖子都轻灵了很多,不禁信心大增,想着又可以愉快地睡前玩游戏了。
然而,晚上10点半比闹钟还准的耳鸣把我的幻想彻底击回了现实。脖子是灵活了,但耳鸣并没有丝毫减轻,是的,一点儿也没有。我并没有气馁,因为颈椎病是长期积累而得的,哪有一针病除这样既不科学也不魔法的好事。起码针灸的效果让我真切地体验到了,于是我坚持了一个月,每周两次。结束后,脖子很舒服,耳鸣仍依旧。
真正见效的,是我试探性地找亲戚做了一次腕踝针治疗,亲戚在我左右手腕部各扎了两针,留针半小时。扎针、留针的过程毫无感觉,我只记得和亲戚不停地尬聊各种琼瑶爱情剧,因为我实在对这些剧无感,只能听她一个人不停地讲,然后礼节性地点头附和。
到了晚上,惊喜出现了,10点半耳鸣君放了我鸽子!我特地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着,四周静悄悄地,只能听到楼外道路车辆驶过的声音、隔壁小孩被训斥嘤嘤哭的声音,就是没有往常的嗡嗡声。
怀着感恩和惊喜,我兴奋地睡不着觉,大约到了晚上十二点半,耳鸣兄像有气无力的老头子般,若有若无地出现了一点,提醒我该睡觉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坚持腕踝针治疗了一个月左右,每周五次,每天一次,周末休息。治疗效果是第一天最好,之后并无更大进步,在停针的几个月后,耳鸣又回到了之前的老样子。
三、耳鸣君驱离计划
经历过着许多波折,我已经对找人治病放弃了。我认为治病这个东西,他人靠不住,因为身体是自己的,自己的病,除了外感之外,其他的病都是长年累月的生活工作情绪累积而成,要治本只能靠自己。于是,我去图书馆翻阅耳鸣相关医学书籍,中西医的都看,并分析自己耳鸣的成因,探索治疗的方法。
从长时间的耳鸣经验来看,我把自己的耳鸣分为两种类型:
一种是尖锐的、像哨子或电子器材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发作时间不特定,持续短暂,受情绪影响,两耳都有。我认为,这是西医所说的神经性耳鸣,有本书叫做《焦虑自救指南》,里面有相当多的篇幅提到这种耳鸣。多数的西医书籍都认为它无药可治,只能缓解。中医书籍则一般用滋阴补肾的方法来治疗。
另一种是厚重的、如同海浪和潮水,或者类似火车轰鸣的声音,这种声音在特定的时间发作,但后来复发之后也出现只要是足够安静,就会出现的情况,只存在我的左耳。也许特定的时间,是因为到了这个时间,人和环境都安静下来,所以能听见。我认为,这是颈椎病造成的搏动性耳鸣,气行狭窄区域造成原本听不到的声音波长被改变,被耳鼓膜感受到声音。
我确信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人类血液运行的声音,人类自己是听不到的,这是进化使然,然而蚊子之类的吸血动物却听得到,是它们的听力范围和人类不一样所致。我的听力本就稍比普通人强一点,再加上气血通行受阻而波长改变,则被听到就不奇怪了。
治疗的方案如下:
1.每天下班,抬头走路1万步,为了交通安全,抬头30度左右。
2.晚上在家看中医教学视频,将ipad置于衣柜高处,抬头45度左右看。累了休息。
3.因为针灸手法不当会有风险,所以网上购买50多元一台的电疗仪,用电击模拟针刺,选择中渚穴和手腕外侧偏手背处作为电击点,每天一到二次,一次15分钟。
4.晚上十点开始打坐,没有任何心法,就是静心打坐,放缓呼吸,到困不住了想睡觉为止。
5.每天9颗六味地黄丸,便溏不吃,平时想到了就吃,大约一周五次左右。
治疗中间打坐的时候,我能感受到搏动性耳鸣是从“一个一个气泡冒出”的感觉,变成“持续快速冒气泡”的感觉,再到“一阵阵冒出大量气泡”的感觉。我认为,这可能是子午流注的作用,足少阳胆经到了11点左右开始注入更多气血,顺督脉上行于脑,受到了颈椎骨压迫而通行受阻。
电击治疗的时候,电击完耳鸣几乎都消失了,但时效性也很明显,过一个小时左右耳鸣就恢复如常。我认为电击是刺激气血运转,使得波长恢复正常,所以听不到。但刺激效果会随时间而减少。
六味地黄丸没啥明显效果,但是神经性耳鸣很少出现了,当然也可能是打坐精心,情绪平稳的缘故。
四、耳鸣君再见
大约二个月左右,在一个单位值班的夜晚,我打坐再也没有听到耳鸣,一直没有,之后几天在家也没有。在很安静的地方,真的就很安静。我感觉到了久违的舒爽,感觉到人生充满了希望。
但是,会不会复发?到底是哪些措施在起效?没有搞清楚这些,我既不放心,也不满意。倒是希望耳鸣君能回来看我一下,在好好交流交流。
要作死很容易,我玩起了农药,结果还没有到星耀,耳鸣君就回来了。不用到晚上,白天也会感觉到搏动性耳鸣,因为我很淡定,所以神经性耳鸣没有再来打扰过我。
时间已是在2019年4月左右,我这次改了治疗措施,没有再用电击治疗之类,只保留了抬头走路、抬头看电视和打坐。5月份,参加单位疗养的我,在酒店打坐几次后,耳鸣君又走了,一直到本文落笔,也未再出现过。
最后总结,早睡早起、少玩手机、适量运动、平稳心情,再加上必要的针对性措施,耳鸣也并非不治之症。
————-以下不是正文————–
哦,对了,这个“并非不治之症”是我非常任性、非常自我的个人看法,既没有大规模随机双盲测试,也没有官方研究机构背书,反正就是不权威。中医黑们就请不要跟帖说,耳鸣没有特效药,是世界难题,我这属于特例,甚至可能连真正耳鸣都算不上,或者我压根就编造来骗人的,我代你们说了得了。
我写这篇文章,还有别的一些文章,目的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在知乎发文也没钱赚,更没有代理啥药品),而是希望能以一个“稍微有点独立思考的患者”的角度,去和真正想解决问题的人做一点分享和交流。有意见或不同看法的欢迎批评指正,喷子就不回复了,回复是浪费时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